干部培训
位置: 首页 / 培训基地 / 古田基地
红军的故乡、将帅的摇篮--闽西
2021-05-24 09:46:56 阅读:

闽西是我们福建籍同乡最值得引以自豪的地方,因为它是红军的故乡。

早在1928年7月,这里就建立了福建乃至全国最早的红军营。苏区时期,闽西有10万女儿参加红军,在发展壮大红四军的同时,先后创建了红九军(后改称红十二军)、红二十军、红二十一军、新十二军、红十九军整整5个军。

闽西在红军建军史上地位特殊,红四军在闽西长汀首次统一着装,首次发饷;红四军在闽西这块红色土地上扩编最快,至1929年9月从下井冈山时的3600余人扩至7000多人,整整壮大了一倍;红四军在闽西古田召开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古田会议”,从此,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从闽西走来。

闽西是共和国领袖及将帅的摇篮。革命岁月里,先后有5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开国将帅曾在闽西战斗生活过,经战火磨砺的闽西儿女中有4位成为国家领导人、71位成为开国将军。为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闽西是红军的故乡,将帅的摇篮。

闽西是红军的诞生地之一,是名符其实的红军故乡

最早的一支红军部队在闽西诞生。

1928年6月底永定暴动后,邓子恢从上杭县官田村匆匆赶往永定,与永定暴动总指挥张鼎丞汇合,决定暴动武装退出县城,转至乡下,马上在暴动地区编制红军部队,进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7月4日,张鼎丞、邓子恢以铁血团为主,从参加暴动的队伍中精选出最勇敢最坚定的200余人,在金砂金谷寺成立红军营,开始了革命武装的创建。由张鼎丞任营长,邓子恢为党代表,下设3个连。这是全国较早、福建省最早建立的一支红军部队。

1929年3月红四军挺进闽西,当时全军主力只有3600多人,下辖三个纵队。闽西“四大暴动”后,参加暴动的农民队伍整编为闽西红军第七军第十九师,此后,这支队伍成为红四军第四纵队的骨干力量。

1929年6月初,红四军入闽第二次攻下龙岩城后,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转战上杭时,红四军前委宣布红四军第四纵队正式成立。随后,红四纵队和留在闽西的红十二军第一纵队及各县的赤卫团合编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一军。之后红九军、红十二军也相继成立。

1930年3月25日,为统一对闽西红军的领导,闽西苏维埃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全军共编6个团,3000余人,2000多支枪。

1930年4月,红九军改称红十二军,红二十军、二十一军、红十九军也随之建立。1930年5月建闽西红二十军,1930年6月,闽西红军十二军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第十二军,红四军第四纵队、红十二军第一纵队和部分地方武装合编为闽西红二十一军。全军共五个纵队。1933年3月6日,闽西红军独立第八、九、十三个师在上杭旧县组编,成立了红军第十九军。

红军的成长、壮大离不开闽西,闽西人民为中国革命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红色政权建立以后,为了保卫土地革命的胜利果实,保卫苏维埃政权,巩固和发展红色区域,闽西各级苏维埃政府大力开展扩大红军运动,取得了极大的成绩。从1931年至1934年4年间,长汀县共有17200余人参加红军,上杭县参加红军的累计人数亦有15200多入。闽西苏区由此成为中央主力红军的一大兵源。成千上万的闽西儿女义无反顾地加入红军队伍,投身革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建功立业。据不完全统计,闽西有近10万子弟加入红军,先后创建6个军,涌现出邓子恢、张鼎丞、陈丕显、杨成武、刘亚楼等一大批开国元勋,成为闽西人民的骄傲。

红色闽西是中国工农红军成长、锤炼的沃土,闽西人民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

1929年3月红四军首战长岭寨告捷。这一仗,红军歼敌2000余,缴枪千余支,子弹数百箱。1929年5月初,粤桂军阀燃起战火,接邻粤东地区的闽西各大、小军阀,先后投入了这场混战。盘踞在龙岩的军阀陈国辉奉命参战,出现闽西腹地空虚的局面。5月中旬,毛泽东、朱德在赣南宁都附近接到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建议红四军再来闽西的书面报告后,鉴于敌军赣南集中,闽西空虚的情况,决定避开赣敌进攻锋芒,再度入闽,开辟闽西新的割据区域。5月19日,红四军从瑞金出发,经长汀古城、四都挺进濯田。5月20日上午,红四军进抵汀江渡口--水口,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迅速汇集9条大船,安全渡过了汀江,甩开了敌人,向龙岩方向疾进,毛泽东、朱德在进抵小池的当晚,就在小池“赞生店”召集军事会议。他们在听取中共闽西特委派来的龙岩县委负责人郭滴人的详细汇报后,分析了敌情,当即拟定了攻打龙岩城的作战方案:红四军一、三纵队正面攻击,二纵队绕道从左翼迂回,攻占岩城北山,断敌退路。5月23日拂晓,红四军兵分两路出发,一、二纵队首先攻占了龙岩城的前哨阵地--龙门圩,乘胜追抵城下,猛攻西门及五彩巷的西桥,并分兵进攻南门,很快突入城区;二纵队在地方游击队引导下,经京园、山塘、铜钵,飞快占领了龙岩北门外的小山,控制了制高点。红军两路合围,锐不可挡。守敌抵挡不住,节节败退,夺路而逃。红四军首战龙岩获胜。24日,红四军打下湖雷。25日,红四军二、三纵队在张鼎丞领导的地方武装配合下,占领永定县城。

红四军转向永定之后,以第三纵队攻打龙岩城,第一、二纵队分别在永定坎市和龙岩龙门一带,一面注视广东方向敌之动静,一面深入发动群众,扩展斗争区域。红四军二克龙岩以后,又随即主动撤出龙岩、永定,向西及西北转移。在闽西红军五十九团配合下,乘胜追击,进占了上杭东北部的旧县、使长汀、连城、上杭、永定、龙岩五县边界地区全部成了红色区域。

6月19日拂晓,红四军乘敌不备,在闽西地方武装配合下,突然从南、西、北三面向龙岩城发动猛攻,迅速突入城内,第三次占领龙岩城。

巧袭攻取“铁上杭”

9月18日,红四军4个纵队,秘密到达上杭城郊。朱德主持召开支队以上干部会议,制定了攻城战术,主力部队选定第二天夜间,由地方同志作向导,从水西渡择水浅处涉水过江,一纵队进攻西门,用迫击炮猛轰,将敌主力引向西门,二、三纵队主攻北门;四纵队一部配合赤卫队攻取东门,另一部和赤卫队佯攻南门。朱德一面和各纵、支队干部研究战斗方案,一面派人进城摸情况,联络地下情报站,命令部队做云梯,搭舟桥,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19日,红四军和地方赤卫队、运输队、担架队共1万多人,云集上杭城东北地区,在汀江东岸潜伏。朱德军长亲自指挥二、三纵队攻打北门,经过一夜拼杀后,攻克了400年来无人攻破的“铁上杭”,打破了汀江天险的神话。

红四军进城以后,展开了大规模的群众工作,继续分兵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革命政权,扩大工农武装。毛泽东有感于闽西出现的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势,在《清平乐•蒋桂战争》一词中充满激情地写道: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1934年2月,蒋介石任命蒋鼎文为东路军总司令,设司令部于漳州,在闽西南地区驻扎了10个师。蒋介石当时的占战目的是“把重兵放在北路和东路,采取稳扎稳打,逐步前进的办法。第一步先攻下宁都、长汀,然后再进取瑞金、兴国,压迫共军于赣江而消灭之。”4月中旬,国民党集中优势兵力进攻中央苏区的北大门广昌。博古、李德不顾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调集红军主力保卫广昌,经过18天的决战,虽然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红军遭受了重大伤亡,广昌失守。战局进一步陷于被动局面。

温坊战斗,是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后期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但是,个别战斗的胜利补救不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整个战略方针的错误,难以挽回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局面。在松毛岭保卫战己整整打了7天7夜后。据《长汀县志》记载:“是役双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30日上午,红九军团在钟屋村观寿公祠堂门前大草坪上召开告别群众大会。下午3时,利用雨雾气候,红九军团兵分两路从长汀钟屋村出发,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众多闽西子弟随中央红军离开故土,离开赣西南、闽西,踏上了更加艰难的革命之路。艰苦卓绝的长征路上,烽烟四起的抗日前线,血火交融的解放战场,以及鸭绿江畔、西南边陲,无不传诵着许多闽西子弟的英雄赞歌。

参加长征的闽西子弟兵近3万人。他们在征途中,担负着前锋或后卫、政工或后勤、侦察或救护等特殊而繁重的任务,为红军长征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突出的贡献。尤其是由5000多名闽西儿女组成的红三十四师,则担负着掩护中央和红军大部队过湘江的后卫重任。当他们苦战三天三夜,完成掩护任务后,被敌军隔绝于湘江东岸,面对数10倍于已的敌军的重重包围,孤军奋战,英勇拼杀,全师从师长、政委到干部、战士,绝大部分壮烈牺牲,血染湘江,他们中除少数人突围成为幸存者之外,其余绝大部分都成了无名英烈。另由闽西子弟组成的红九军团第二十二师2000多人在甘肃高台战斗中大部分壮烈牺牲。

长征到达陕北时,闽西子弟兵仅剩下2000余人。三万剩两千啊,他们是勇敢者也是幸存者。有人做过粗略的概算万里征途上每走一里就倒下一个闽西子弟。

全面抗战爆发后,以邓子恢、张鼎丞、刘亚楼、杨成武、陈丕显等同志为代表的闽西优秀儿女,为了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以“不灭豺狼誓不休”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毅然投身并奋战在各抗日战场,前仆后继,与侵略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在抗日战争中,闽西儿女的热血酒遍了全国各个抗日战场,陈明、廖海涛、罗忠毅、罗化成等烈士就是闽西儿女中勇于献身的杰出代表。

解放战争爆发后,在这场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大决战中,数以万计的闽西儿女,高举人民解放大旗,鏖战华北,浴血东北,逐鹿中原,经略华中,驰骋华东,奋战华南,进军大西北,解放大西南……战斗足迹踏遍华夏大地,革命红旗插遍全国各个角落。他们前仆后继,不怕牺牲,在中原突围、攻占清风店、保卫延安、苏中大捷、辽沈、淮南、平津、渡江等战役中屡建奇功。闽西数万革命先烈用热血换来了民族的解放,谱写了中国人民革命史上一曲威武壮观、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

援朝立新功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战争中,闽西籍将士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英雄儿女一道,响应祖国号召,为“保家卫国”而奋战在异国他乡。据统计,在闽西籍的68位开国将军中,直接参加了朝鲜战场作战的就有20余位。抗美援朝期间,广大闽西籍参战官兵,坚决服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克服严重困难,浴血奋战,与全军将士一道在邻邦朝鲜的土地上,谱写了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篇章。

闽西独特的革命传统,成为我国无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和著名将领锻炼成长的摇篮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第一、二代领导集体中,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5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建国后授衔的10位元帅中的9位、10位大将中的8位、57位上将中的33位、177位中将中的113位以及众多少将都曾在闽西进行革命实践和战斗过。此外,中共的许多著名将领,如叶挺、左权、彭雪枫、罗炳辉等都曾在这里留下战斗的身影。闽西还洒下了瞿秋白、何叔衡等中共元老和胡少海、刘安恭、王良、许卓等著名红军将领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