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田的红色历史】追寻那群散落的红星
2021-06-01 18:10:28 阅读:

  有哪一座城镇街头巷尾一路红旗招展、印有“古田会议精神永放光芒”字样的火炬灯饰布满每一条街道。

  有哪里的人民,少至弱冠上至耄耋对那一段红色历史都如数家珍。

  有哪一群人,年近期颐,已不再耳聪目明,岁月的沟壑布满整个面庞,瘦弱且有力的身躯仍然耕作于田野乡间,却一提到“红军”两个字,立马眼神放光,手舞足蹈,娓娓道来。仿佛历史就在昨天,他们依然是从前那个跟随毛主席的一个小兵。

古田会议精神

  只有这里,只有红军走过的路上。

  古田是魂魄,他们可能已什么都不记得,但古田的红色印记却深深的刻在了他们的身上,填满了他们对于整个历史的回忆,已成为他们生活的全部。

  前往古田的汽车在群山环绕间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隧道,山峦起伏,岭谷相间,越接近目的地,似乎越能嗅到历史沧桑的味道。

  载着对历史的敬意,我们穿越山谷、攀爬山路、走访村落,见到了那群散落的红星。

  因为年事已高他们或许已不能那么完整的讲述那一段段惊心动魄的故事,但我们力求真实的展现一位位历史见证者朴实的生活状态,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为那段里程碑式的历史多一抹有色的画面,向历史致敬。

  钟老太80年的守望

  在松毛岭山脚下,长汀涂坊的元坑村,在作家王坚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99岁的钟仔老太。到达钟老太的家中已经傍晚5五点多,天色渐暗,知道我们要来采访的消息后,钟老太早早的就把家收拾了一遍,坐在家中的小院里等待着。

  钟老太家的对面就是一片稻田,金秋的十月,一望无际的稻田泛着它灿烂的光芒,在夕阳的映衬下,更美。

  现如今已99岁高龄的钟仔老人,精神矍铄,握着她瘦弱的手掌却依然能感觉到不小的力量。

古田会议精神

  十二三岁的时候,小小年纪的钟仔就参加了元坑村的儿童团。

  1929年3月,红四军解放长汀城,14岁的钟仔又踊跃的报名参加了支前,加入到了为红军征粮送粮的活动中。

  1934年松毛岭战役那会儿,钟仔参加了运输队,从水口(何叔衡牺牲、瞿秋白被捕的地方)挑粮食到钟屋(松毛岭山下的红军集结出发地)。

  担任挑粮队队长的钟仔带领妇女们挑粮送粮,一天往返十几趟,却没有吃部队的一粒米、一粒粮。有时是自带干粮,有的时候甚至是自己饿着肚子挑粮。看着眼前瘦小的钟老太,实在想不出还是少女的她这么的能干。

  也就是在这一年,马上要结婚的郎哥邱贤忠要随红军转移。临走的前一夜,按照当地的习俗,穿戴一新的钟仔和郎哥邱贤忠在家里的老宅的一间黑屋里圆了房。

  这一幕,从那一夜就永久的定格在了钟老太永远的记忆里。

  郎哥邱贤忠一别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钟仔的身边,天天在家守望的钟仔,直到解放也没有盼到丈夫的归来。后来才得知这只见了一面的丈夫牺牲在了长征的路上。

  现在,钟仔老太和唯一的养子生活在一起,至今仍自己下地,在自己的田地种了玉米、地瓜,乐知天命的幸福的生活着。

  期盼红军革命胜利的心情,钟仔老太到今天一说起来还表现的非常强烈。

  1929年12月3日,红四军来到连城新泉,进行政治、军事整训。在古田会议的前期,钟仔也参加了当地涂坊乡的军事学习训练。

  钟老太说起红军的事,激动的唱起《妇女解放歌》和《红军歌》,还孩子气的要我们掌声鼓励。见我们看着高兴,找儿子要了根楸把给我们表演起了立正、稍息还有肩枪。

  那劲儿真让我们惊呆,确信这位99的老太就是80年前那个飒爽英姿的少女。99岁的钟仔老太仍没有忘记当时的每一个操课动作。

  80年过去了,80年的守望带给钟仔老人始终是对这片红色热土美好生活的期望。在她心里丈夫没有牺牲,依然心怀对那份虽短暂但深刻的爱情的守望,对单纯朴素生活的守望。

古田会议精神

10月的闽西,依然打赤脚的钟仔老人

  松毛岭战役

  松毛岭战役是长征前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在闽的zui后一战,也是异常惨烈的一战。这一战,万余名无名红军战士献身松毛岭,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

古田会议精神

  长汀县誉为中央苏区的“红色小上海”,是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地,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红都——江西瑞金的东大门,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1934年8月中旬,蒋介石命令东路军总司令蒋鼎文辖李玉堂第三师、李延年第九师、李默庵第十师、宋希濂第三十六师、陈明仁第八十师、刘戡第八十三师等6个师和炮兵一个团向长汀县的东大门——松毛岭逼进,于是长汀县松毛岭战役打响了。

  培田客家古村位于福建省闽西山区连城县宣和乡境内的培田村,至今仍保存着较为完整的明清时期古民居建筑群。因精致的建筑,精湛的工艺以及浓郁的客家人文气息,有着“民间故宫”的美誉。

  踩着洒满晨光的石板小路,我们走进了被保护的完好的培田村官厅,我们要找的主人公吴柏生就住在这里。

  87岁的吴柏生见到我们很是高兴,简单寒暄几句后便急切的拿出了他的“传家宝”——一张3元大洋的公债券。

古田会议精神

一张来自古民村的公债券

  就是这张公债券,勾起了吴柏生对于红军那段深刻的记忆。

  五次围剿甄盖泥松毛岭战役中,部队在培田村官厅设立了指挥所。那是1933年的农历中秋节,由朱德、彭德怀带队的200余位同志来到这里召开了临时旅以上干部会议。

  部队来到了吴柏生的家暂住,当时的吴柏生才九岁,只记得当时会场很严密,周围的两座山头都设了防哨,卫兵有几百人之多。这期间,吴柏生的伯母余七娘一直帮助着部队烧水、洗衣、做饭。

  军事会议开了一天,部队又休整了两天。很快,部队要离开官厅,继续行进。

  “临走当天晚上给我伯母这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叁元(1933年版)债券。”

  “首长还说管钱的已经出发了,我身边没有现款,给你这个债券,以后还用着,一定要我伯母七娘收纳(她当时已经50岁了)。”

  那个战争年代,3元大洋的公债券可是个不小的数字,对于吴柏生一家更是如此,整整可以换回实实在在的三百斤谷子。

  1952年,吴柏生的姑姑去世了,去世前姑姑便把这张宝贵的公债券交给了吴柏生。

  80多年过去了,吴柏生仍把这张公债券视作宝贝一样的珍藏着,用透明的塑料板把债券压制其中,让其不受损坏、腐蚀。

  革命年代已不再,但古村落里的百姓们对红军的敬仰之情仍像这里的建筑一般历久弥新。

古田会议精神

吴柏生老人为我们展示那张公债券

  娄子坝里的老游击队员

  长汀大山深处四都镇娄子坝,一个今天用手机在这里与外界无法沟通的行政自然村,80多年前这里可是行脚商贩过客云集的热闹村落。

  1929年2月中旬,为了开辟新的根据地解决部队给养,朱德、毛泽东率红四军从井山下来穿过闽粤赣三省交界的江西寻乌县,先头部队在大年三十夜进入武平民主乡,3月11日,他们翻过大山来到娄子坝安营扎寨。

古田会议精神

曾经的老游击队员刘家彬老人

  94岁的刘家彬是娄子坝村的一个普通村民。1929年,红军第一次入闽,驻扎到了娄子坝,那时的刘家彬9岁,参加了乡里的儿童团。他清晰记得当时的情况,当年乡里扩红,刘家彬的父亲报名参加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红军主力撤离长汀的时候,刘家彬抱住父亲许久,父子难舍难分。

  然而,这一别却让父亲一去不复返。

  就在这一年,15岁的刘家彬参加了游击队,学会了梭镖操,当时正好赶上去乡里会操,小小的家彬很兴奋。说到这里,眼前这位脊背已不再笔直的老人,为我们完整的打了一整套梭镖操,依稀看的见当年这位意气风发的少年的神彩。

  今天村民在除了一条拨款新修的村道外和80多年前几乎没有变化的村子里向造访这里的人们讲叙口口相传的入闽第一村的故事时,脸上漾起的依然是仿若昨日的豪情。

古田会议精神

  老人住的地方因修路不通车,两位村民驾着大摩托车驮着我们离开村子。我的脑海中仍然还闪现着老人挥舞梭镖的情形,这时,妇女在前面迎着风自豪地喊着“我爷爷是游击队长呢!”

  除了钟仔、吴柏生、刘家彬,我们还拜访了一位当年失散的老红军黄兆达,103岁的黄兆达是连城县宣和乡城溪村人,1929年长汀解放后,便参加了赤卫队,由于种种原因,黄兆达与红军队伍走散,回到了家乡。

  现在的黄兆达已是四世同堂,与两个儿子三个孙子和四个重孙过着幸福的晚年农耕生活。

古田会议精神

黄兆达老人与孙媳妇、重孙子们在一起

  紧张的行程让我们更加不舍这些老人们,在离开古田站,我们赶到了龙岩市一医院,去看望了同样的失散老红军黄善养。99岁的黄善养家住古田镇下郭车村,就在几天前,不慎摔伤被送进了医院。看到我们的到来,着急的让守在一旁的孙子黄从兵取下自己的呼吸机。因为年迈,老人支支吾吾的喊话已让人听不清,但从他那高举的手臂我们依然看到了他当年的英勇。

古田会议精神

老红军黄善养

  一位位曾经的老红军、老游击队员,就这样简单朴素的生活在闽西大地这一座座小小的村落里。斗转星移,在每一个太阳照常升起的早上,谁也不知这里还生活着经历革命的百岁老人;历史变迁,在不愿打破宁静院落的傍晚,谁也不会忘记有这样一群老人始终坚守着自己对胜利的信念。

  在这里,我们追寻这群散落的红星。文章来源:红色摇篮培训服务,;欢迎广大朋友关注古田会议精神新闻。